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>

秋的心事散文

发布时间:

  一、秋雨

  昨夜,不知什么时候起,窗外下起了细雨。

  细雨缠绵,在秋日的空气里凝结着水汽。秋天了,这雨居然也缠绵着人的心事,仿佛看透了我对秋天的眷恋。

  秋天了,我把肌肤交给了带着凉意的晚风,贪婪地渴求秋风的轻抚。今天一整天,天空灰暗很多,迷雾将远山裹住。街道湿漉漉的,树上刚开过的小黄花落了一地,地上,很多花粉,粘在了雨水里。呵,这就是秋天里缠绵的情事。

  一下雨,家里的雨伞就不够用了。我常把伞带到单位去,有时候不带回家,办公室里于是就闲置着好几把伞。你的伞放在这都快可以开伞店了,同事们笑着说我,于是他们要出门去,总会顺手撑起一支伞,来来去去,我的那些伞在他们手上时而像灿烂的花儿,时而如安静的枝桠。雨自天上而下,街头于是盛开着形状各异的花朵,红的绿的黄的,煞是好看。有时候,站在窗边望去,恍惚中以为季节瞬间又变。

  我喜欢秋季这迷蒙的雨天,将人的思绪滋润得异常的清澈透明。有时候,我会撑起花伞,漫无目的地行走在街头,在雨淋淋的世界里,用伞为自己撑起一片晴天。全世界都是湿漉漉的,唯有伞下的我的这片天地是晴的。我穿着拖拉板,踩在海蓝色的花砖上,我看见雨水在脚下不停地跳跃着,在地上溅起白色的水花。我就这么行走着,没有去处。

  我的思想慵懒着,没有去处。我的感情,此时在秋雨中浸的有些苍白。

  如果说我们是彼此的故事,而我却不想让这故事在你的叙述下如此伤感。如果我是一只风筝,那么,不要将你手里的线缠的太紧,终有一天,我会飞出你的视线,带着曾经的深情,向远处逃离。其实,人生还有多少日子足以让我逃离呢?当青丝成了白发,只怕线还在你手中,而风筝却早已挣脱。既然放飞,何不让风筝飞的远一些。且不管那个远处是晴天还是雨天,是响雷还是闪电,有一些情感,终是在自己的命运里头。

  似乎秋天,是最让我语无伦次的。我的思维在秋天的雨中,湿了一遍又一遍,有时候想找个地方取取暖,将漫无目的的在雨中浸透的思维烘干,然后,怀揣一份别样的心情,继续上路。

  当寻找到来时的’路,我知道,季节会再次变换。

  也许,我们面对面站着,身临的却是不一样的季节。你喜欢冬天,而我,属于秋季。秋季的风让我变得温柔,秋季的雨给我一份晶莹剔透的情感。

  不要怀疑我展现在你面前的这份爱,我也无需怀疑你的。

  这雨还在下,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。离开单位的时候,黄昏已经悄悄来临,秋天的黄昏,一眼望去,一层薄薄的似有若无的雾穿过街道,很快便将我包围。再过不久,天色将晚。

  秋季的早晚,开始凉了。每个季节之间,其实间隔并不远,不过是恍然之间。

  那日,同学来我家给我的颈椎做治疗按摩,他边给我按摩边说,一日,他和朋友,带着他们的孩子,他们一起去了那个建在半山腰的旧校址,那里有一座碉堡,是抗日战争时期留下来的,这个地方,据说不久将被夷为*地,另作他用。他们想再看看那些景物,那里,也是他们当小孩子的时候玩耍嬉戏捉迷藏的地方。

  人,总有一种怀旧情结,无论老少。当时过境迁,不知谁还会有多余的思绪去回忆那些遥远的曾经。不是我们善于忘记,而是我们改变不了事实。既然无力改变,只有接受。

  回家路上,我看见细雨中路边的香樟树,露出哀婉的神情,它们在风中伫立,它们沉默着,也似沉思着。

  我走在路上的脚步,很轻,很轻。

  二、秋色

  这些天,走出门就能看见朦胧的远山,云雾在山顶上飘游,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充斥着心田,迷蒙着早已经丢失了的情境。

  风柔柔的,凉凉的,亲切地抚摸着脸庞,秋天就这么不经意间走进了我们生命的季节。日子过的快吗?不由得不感叹,日子飞逝流去。不自觉间,九月了。

  恍惚间,夏季渐渐褪去热情,将一片温柔留在八月的季节里。时光无声无息地流淌,人的心情在流淌的时光中进入了秋季。琼岛的夏天,阳光充足雨水充沛,往年少有的气候。夜里,就飘飞着雨丝的了,一早,推开窗户,门前的地上,湿漉漉,风灌进屋里,而后每个角落肆意蔓延。

  那些曾经结满了果子的树,夏季的烈日下原本显得低迷,此时在飘雨的早晨却是生机不减。二月春天时它们抽枝长叶开花结果,如今,它们的生命依然在嫩绿中昂首。这便是琼岛不老的颜色。

  那些之前被修剪的光秃秃的树,现在早已经又四处萌芽,嫩绿的叶子浓密的很,在秋天的风中飘逸,在阳光的沐浴下毫无顾忌地快乐地生长,仿佛听见它们萌发出的生命的音符。让人感到一种生命力量的鼓舞。

  办公室里的门窗,这两天全都打开,窗外的风在雨的滋润下,清新自然。远山依然朦胧,云雾缭绕缠绵在山顶山间,于是那山,远远望去,白茫茫的一片。

  单位大院边上,那栋外墙早已经斑斑驳驳的楼边上一棵椰子树,又高又细,每年那树上都结了不少的果子。那些果子,印记中似乎没人摘过,果子在树上,颜色从嫩绿到浅黄到褐色,然后从树上重重掉下,声音沉闷,那是已经太老了的椰子果。

  今天看那树,在雨中飘摇着枝叶,那座在雨雾中朦胧着的山,成了它的背景。突地感觉到那棵树,它一定是孤独的,可是它究竟孤独了多少年,我不知道。每次看它,我总是会将脖子拉得长长的,而树顶上的风景是怎样的,我也一无所知。它长的太高了,没有人愿意爬上去那里,去探那个秘密。那一夜的台风雨,悄然走过漫漫长夜,而后经历早晨,午后,晚上,在现在这个深夜里,远处的天空,隐约会听见几声沉闷的雷声,雷声过后,雨点又开始落下,渐渐地形成了倾盆大雨,夹着狂风,在午夜倾泻,世界在风雨中浸透。

  将心情锁在屋内,思想却被我放逐雨中的世界,漫无边际地流浪,在风雨敲击中思想的翅膀远行,翱翔。我享受这样的时候。

  晚风吹进来阵阵凉风,那风里,分明有了秋天的味道。清新,自然,有一点点朦胧,一点点柔情,一点点撩拨内心的情绪,一点点旁人无法认同的恍惚与迷茫。

  秋天是想念的季节,我的想念此时却在离我遥远的地方。唯有在这风渐凉时,将一份牵挂放在有了些许疼痛的心底。

  三、秋绪

  下午快要下班的时候,天空下起雨来。其实之前,远山一直朦胧,雨雾在缠绕着山头,风夹着一丝湿润,拂过脸颊。雨将我们堵在了回家的路上。刚好晚餐和朋友约好了AA制,于是在雨中撑着伞,电话打给朋友,说下大雨了,暂时没法前往。对方有点惊讶:这边可是大太阳呢?你那边怎的有雨呢。

  很自然地回想起小时候,家住在靠*河边的那个地方。偶尔会有类似这样的场景:家属区的天空上,太阳灿烂着,而河对面的山,却是倾盆大雨,雨帘将葱郁的山遮得密密实实的,白花花的一片。这个时候,我们会跳着,闹着,笑着,唱着,觉得十分的好玩。后来在课文里,读了一篇文字,才知道东边有雨西边晴,倒是无情却有情。

  在那个刚开张营业不久却宾客满座的吃店,曲终人散,还没离席,窗外哗哗作响,探头出去张望,呵,下雨了,还好大的雨。这个时候,夜幕已经拉开,晚风徐徐登场。比之前我们来时那个地方的雨,迟到了足足三个小时。

  将车窗玻璃摇下,雨点顷刻间洒进来,在脸上扑腾,赶紧又摇上,任由雨点敲打在玻璃上,一滴滴成了雨花。

  回到位于桥南的家,这边安静的很,没有雨,路灯静静地守候着开始喧闹的街道。

  空气里,有雨后的味道,带了一点点腥。进入秋天的海南岛,总是会有那么多的雨水。

  晚风很凉,就这么从屋门吹进来。嗖嗖的。心绪也被浸泡在漫无边际的回想中。

  单位院子里那一棵曾经被折腾着修剪过的杨桃树,今天发现,它格外好看,叶子更浓密了,更翠绿了。只是,先前很高的这树,貌似长不高了,低矮着粗壮的树干,枝叶向周围伸展。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结果。

  院子围墙外的铁路家属楼,挨着我们的围墙,长着一棵木瓜树,细长却笔挺。几年了,好像没见结果过。一株喇叭花的藤蔓,沿着树身向上攀爬,紧紧地缠着那瘦弱的树。因为那个地方,阳光十分充足,今年的雨水又滋润的好,那喇叭花长势非常好,葱绿的叶子,密密麻麻地将木瓜树缠了个遍,几乎看不见那树的身子了,只剩下树顶上伞一般的撑起形状好看的叶子,这是自然的赐予。有许多次我都想拿相机去拍这让人瞬间怦然心动的景色,却没有去做。每一次,当坐在屋里椅子上时,我都会往那里看。那棵树,那些藤蔓,那些盛开的紫色的花,我已经将它们的样子,刻印在了心的底片。

  那四盆摆放在大门两边的金桔,依然满树果子。只是,全是金黄的颜色了。明年开春时节,不知还有没有这么多果子在树上。

  每当听别人炫耀着豪华的房子,高档的车子,看似充实、富裕而浪漫的日子,数也数不过来的票子,我多是充耳不闻,一笑而过。

  我们有我们的简单和淳朴,自然与惬意,人追求生活的目的不同,内容也不一样。

  谁说简单就没有幸福,谁说简单就不是生活,简单也蕴藏着美好,酿造着甜蜜。我觉得很淡然,更是坦然了。

  一个符号,一个笑脸,也是一种问候,一份情怀。回应与不回应,如何回应,完全在你。你对我情有几分,我会还你多几分。

  被雨浸透的夜里,想起昏黄的路灯下,随风飘飞的雨丝,让思绪回到数年前的金陵。梧桐树,三更雨,不道离情正苦。一叶叶,一声声,空阶滴到明。

  无论是欣赏别人的文字,还是默读自己的日志,我喜欢挑选自己钟爱的音乐,作为背景,使文字的意境更佳。尤其是在这样的秋天,这样下着雨的静夜。

  一首《神秘园之歌》,哀婉,悠远,如点点滴滴落下的夜雨。聆听琴弦间流淌出来淡淡忧伤淡淡愁的音符,挺好。


热文推荐
猜你喜欢
友情链接: 大学学习资料 人文社科 经营营销资料 工程资料大全 IT文档 自然科学